◆ 01
我一直期望著跨年的時候,我們能有機會一起看著煙火倒計時,然后在跨年鐘聲響起的那一瞬間,擁個抱接個吻什么的。

2013年跨年。舍友們出去開了個房間,看跨年晚會,唱歌,等等。我對某人說,我們也一起跨年吧。

他說,好啊。

然后抱上了電腦,把我帶到了實驗室。

“你挑個電影,我們一起看好了?!?/p>

我在心里嘆了口氣,挑了個《愛在黎明破曉時》系列。

看了一會兒之后,發現他心不在焉。

“怎么了?”

“電影太無聊了?!?/p>

我的興致也不是很大,便說,你看你自己喜歡的吧,我看這個。

他就開心地去看不知道什么科幻片去了。

看完電影之后,他說,不早了,回寢室吧。

我說,這就回啊。

他不解,不回待會宿舍關門了啊。

我默默把看零點的煙火熄滅在心底。

第二天看到他寫了篇博客,其中有一句:“從13到14,這大概是我們一生一世的一個開始?!?/p>

好吧,我承認我又沒用的感動了。

◆ 02

2013年1月4日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個重大的日子,所謂千年或百年(或其他不知道多少年)難得一遇的“愛你一生一世”。

我像每一個戀愛中的小女生一樣對這個浪漫的日子充滿了期待與憧憬,早早在他耳邊嘟囔。相信每一個初談戀愛的小女生,總是希望把青春偶像劇里上演的風花雪月浪漫劇情,通通演繹一遍。

然而整個上午,他都窩在實驗室里,不知折騰些什么。

被冷落的我自覺無趣,窩在寢室里看電影,大概是《失戀三十三天》一類。

下午三點左右,收到了某人的短信:“要不要出去逛逛???”

我沒好氣地回復:“逛什么?”

“今天是201314啊,這么好的日子,不過豈不是浪費了么?”

“原來你還知道啊……所以要去哪里?”

“你看唄?!?/p>

已經是半下午,只能在學校附近活動了。我看了一圈地圖,選擇了學校附近的一個不知道是寺廟還是塔的遺址的公園——西安有很多這種免費的遺址公園。所謂遺址公園,其實就是一個據說那里曾樹立著擁有怎樣怎樣價值的建筑發生過怎樣怎樣宏大的歷史事件而如今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剩下剛栽的樹木和不副實的名字的公園。

步行過去,大約二十分鐘。公園里什么都沒有,也不對,有在冬日里只剩下枝丫了的樹,和一汪已經結成冰了的…冰。

也不是下雪天,沒法兒不撐傘走著走著就到白頭。

唯一的娛樂活動是我在冰上面蹦跶了一下,因為我想知道北方的冰有多厚。不過我也只敢在岸邊試了一試。

嗯,還有什么呢,某人突然抱住了我…

◆ 03

七夕節快到了,我問某人打算怎么過節。某人正沉浸在他的《文明·太空》游戲中,遂頭也不抬地敷衍了一句:你決定咯。

我對他撇了撇嘴:“算了,反正要上班,也沒什么好過的?!?/p>

“是你要過節的,可是你又不想想怎么過……”某人嘟嘟囔囔。

我也就不再說話,免得又和他吵起來。

我不知道別的情侶是怎么打發各式各樣的情人節的,紅酒牛排小提琴,啤酒炸雞醉花陰?反正對我們來說,逢年過節是最容易吵架的時候。

“那你要過節,我又不想過節,你要過節當然應該是你去想要怎么過??!”

“是我要過節,但難道不應該是你為我過節嗎?每次都我想有什么意思…”

僵持不下,不了了之。

輕則出去逛逛,重則我一氣之下買票回家。

我的生日是正月里,正是在家過年的時候。
◆ 04

我二十周歲生日的時候,他給我寫了一篇長文,看起來誠意滿滿。

文章寫在github里,打開的時候卡頓的費勁,而且那時候的我還弄不懂github究竟是什么鬼東西。

文章分了二十個部分,說算作給我的二十歲禮物。前幾個部分表達了“生命中因為有我,幸福美滿充實”,中間幾部分表達了他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以及對他的美好未來的暢想,后面將近十個部分——

是,我,曾,經,寫,過,的,關,于,我,們,的,愛,情。

論女朋友是怎么被男朋友活活氣吐血的。

過完農歷生日后就是情人節了。那時候他已經回西安開始實習。

我本已經買好回學校的機票,在開學前一天——情人節的一個星期之后。

“你把票改了,提前過來嘛?!?/p>

“你把票改了,提前過來嘛?!?/p>

“你把票改了,提前過來嘛?!?/p>

某人又向我發起了他獨家秘制的磨人總攻。

“你到底要我情人節去西安干嘛???!”

“求婚!”

嚇得我一口汽水噴在電腦屏幕上,不僅如此,還嚇得我做了一夜噩夢,夢見我二十歲就被逼嫁。

和往常一樣,沒有拗過他,花巨額改簽了機票,因為他答應他幫我出那筆巨額差價。

要飛往西安的前一天——也就是情人節前夜,他在QQ上問我:玫瑰花要養在水里么?

“你就不能百度?。。?!非要問我么?。?!”

◆ 05

情人節的西安真TM冷啊。學校對面的國際村里,到處是賣到天價的玫瑰。他和同學住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小旅館里,到他房間的時候看到了養在一個破爛水盆里的,一朵離枯萎不遠了的,縮成一團了的可憐的玫瑰花。

他把花拿給了我。

再在包里摸了一陣,摸出一個指環兒,扭扭捏捏打算開始說話。

“你求婚不下跪???”我白了他一眼。

“哦,要下跪啊?!比缓蟆皳渫ā币幌码p膝跪地。

“你會愿意嫁給我么?”謝天謝地,還好不是“現在嫁給我好么”。

并準備將指環給我套在手指上。

為什么說是指環呢?因為…就是一個其貌不揚的銀色的環啊。

食指,太大。中指,太大,無名指,太大。小指,太大。大拇指,太小。

他一面試,一面望我。

“那個什么,你求個20遍婚以后再說吧?!?/p>

◆ 06

遇見某人之后的第一個生日,是我的20歲(虛歲)生日。在離生日還有三天左右的時候,他給我發了幾個某寶鏈接。

“喜歡哪個?”

“……你為什么不直接買,非要讓我自己挑呢。我選了之后,就沒有驚喜了啊?!?/p>

“哦……”某人假裝恍然大悟,然后問我:“所以你喜歡哪個?”

除了這個我自己挑的掛墜之外,某人還給我準備了一個親手制作的小禮物,并且為我視頻直播了它的制作過程。

而我迄今為止也沒搞明白在一個硬紙片上鏤刻上幾個字究竟是個什么玩意兒。

也因為我的生日和情人節離得很近,某人從來都是含糊著就把我的生日和情人節一同糊弄過去了。當我稍稍表示出抗議的時候,某人就會甩出他傲嬌的必殺技:

『那你來我這,我陪你過?!?/p>

一副“看你能把我怎么樣的”的臭不要臉。

index-icon-weibo index-icon-facebook index-icon-twitter github-1
wen-xin-2
? ??友情鏈接? ??| ? ?法律說明? ? ? ? ? 北京起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06-2016 ? ? ? ?京ICP備13007148號